快捷搜索:

佛事

张庄、李庄、王庄是三个最近的村子,村与村相隔不足二里地。 一天的农活累不倒虔心向佛的人们。夜幕四合后,张庄张大年的小土屋里,聚起了三庄的善男信女。“念佛”是他们每晚必做的事情。“念佛”类似于唱佛歌,歌颂王母娘娘的,歌颂玉皇大帝的,歌颂观世音菩萨的。反正,有法力,又益于劳苦大众的神仙都能纳入念的“佛“里。编好词,谱好曲,再被一众人用口腔前部扁扁的抑扬顿错地咬出来,也颇有韵味。

张大年家每晚都聚着二三十人,炕上,地下,满满的。地上有坐马扎的,有坐蒲团的,个个表情神圣而凝重,似是正歌唱着的某位神佛正悬于他们的头项颔首微笑。 这里面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且老太偏多。在八十年代的这些夜里,没有录音机,更没有比它还高级的音响设备,他们硬是凭着记忆念熟了一首又一首“佛”。

近处唯一识谱的是五里外于家埠于富贵的老婆,上过几年完小,很是气派的人,连于富贵都对她毕恭毕敬。这三庄念佛的人,遇到拿不准的调子,夜里抬脚就赶去于家埠,没有自行车,拿脚量着来回的十里路。迅速赶回来,再把学回来的郑重传授给同样郑重的被授者。 农历七月二十二财神爷生日。张大年老婆跟大伙商量,在张庄财神爷庙里办场佛事。谁不想也成个“万元户”传扬四乡呢?这还得指望财神爷的保佑啊。大伙点头称好,说要办得体面些,办得隆重些,把于富贵老婆也请来,好好办这场佛事。

张大年老婆亲自出马,恭敬地对着盘腿坐在炕上的于富贵老婆说明来意。于富贵老婆识文断字,镇上做佛事也来请,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三庄办的小型佛事也不推辞,爽快答应了。张大年老婆逢人就夸:“人真是好呀,不张不扬,不笑不说话,一说这事就应了。” 到了七月二十二,人们早早把庙里摆满了高几、八仙桌,虽说旧些,但看着也厚重。八仙桌上、高几上满满地摆着大伙拿来的供品,裹面炸酥的鲫鱼、黄灿灿的炒鸡蛋、连夜蒸的白馒头。于富贵老婆带来的十二分大盘子里冒着尖的炒鸡蛋像她人一样气派。人们都啧啧夸:人气派,带的东西也阔气,真是不一样啊。

孩子们围着一长溜桌子转,眼巴巴瞅着桌上的东西咽口水,谁也不敢动一下。大人们都说了,千万不敢动财神爷的东西呀,财神爷发了火可不得了,哪个指头动了烂哪个指头,谁偷吃了烂谁的嘴。 香也早早点上了,香烟缭绕,金的银的锡纸叠的元宝富裕地堆着,金闪闪,银闪闪。要是财神爷高了兴,手指一点,这些金银元宝都变成真的该多好,得出多少“万元户”?

佛事开始了,于富贵老婆跪在最前头,领着一众人开始念佛。虔诚跃上每个人的脸,连闹腾的孩子们也安静下来,新鲜地看着跪在蒲团上的一地人。 念完佛,于富贵老婆又领大伙把拿来的香纸、金银元宝点上。东西多,烧不透,人们一边找小木棍拨拉着香纸,嘴里一边念叨着各人的心愿。起头,大家还是一片蜜蜂似的嗡嗡声,慢慢声音就都大了。谁也不想自己的音量太小,被财神爷忽略了。

烧完,磕头。蒲团太小,大伙就挪挪身子,跪到地上,把头磕在蒲团上。起身,每人膝头上粘了宣腾腾的黄土。 到底是见过大排场的人,于富贵老婆有条有理、不慌不忙地领着大伙圆满完成了整场佛事。 做完佛事,三庄的人围着于富贵老婆说长拉短,舍不得她走。张大年老婆说:“大伙散了吧,叫她婶子快回去歇歇。”她又吩咐8岁的孙女:“去把那个最大盘的炒鸡蛋拿来,叫你于奶拿回去。”接着,她又不放心地对着孙女的后背喊:“端稳了,别摔着。”

8岁的小女孩越是小心,越是出错,走到庙门口,门坎一绊,整个盘子扔出去。 大伙傻了眼,不是为孩子摔了盘子,而是为炒鸡蛋下面藏着的黄灿灿的小米干饭。原来,这盘里先是放了冒尖的小米饭,再在小米饭上面盖了一层炒鸡蛋。于宝贵老婆的白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 第二天,整个乡里都传开了,说于富贵老婆那么气派阔气的人,居然用小米垫鸡蛋,那小米比鸡蛋还多呢。还有愿意添油加醋的,传得更厉害,说,那十二分盘子里冒尖的鸡蛋就是小米做的。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