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天河渡(四十七章节)

只见得一个亡灵女孩,一把鼻涕一把泪沿着忘川河岸走来,手里捧着一株天香百合,唱的哀伤凄惨,歌曰:

苍天不该送我到人间,造成我许多未完夙愿。

现在又要落入这轮回,难道又要重蹈覆辙一生?

背负更多惆怅,更多无奈,更多亏欠!

当世的梦还未圆,相遇的人还未见上一面,又要去做一个未完心愿的人。

我真不想去,上苍为何不理解我,难道奈何桥前真没有一点余地回旋?

我实在不想去!

我宁愿去做一枝梅,那怕开在风雪岩;

我宁愿去做一朵荷,那怕常伴青灯古佛前;

我宁愿去做泣血杜鹃,甘愿口齿带血苦苦下咽。

不知喊了多久,屈灵均声嘶力竭后,晕倒在奈何桥畔,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醒来后,已是天青气朗。他站起来第一眼瞧去,没料到奈何桥依然存在,可谁知道屈灵均望着奈何桥又一时心情激愤,急火攻心,正好被那块玉堵在胸口,好比痰结迷了心窍,蒙了心智,变得痴呆癫狂,所以此时的他时若清晰时若懵懂,于是朦朦胧胧似醉似醒地朝着奈何桥走去,就在这时但见天空仿佛飘来一朵朵红云,朝着奈何桥俯落下来,原来是灵河岸的香草铺天盖地的飞来聚结在奈何桥上,繁花似锦,香气氤氲,变成一座七彩桥。虽说走向七彩桥也不是屈灵均的本意,无非是那块玉懵懂了心口,被操控了灵体,是那个蠢物想到人间去。

可见屈子没有回头路,到底也没拗过冥冥中的定数,于是支起他那飘摇晃荡的身子,举着艰难的步履,朝着七彩桥上走……

“先生,带上小女子一起走”。

屈子点点头,牵着小女子的手。轻轻地问:“你是谁”?

姑娘道:“我是先生笔下里的芙蓉”。

“你是芙蓉”?

“嗯,我是芙蓉”。

“你真是芙蓉”。

“没错,先生,我就是先生笔下的芙蓉”。

“是芙蓉就好,就好,那就随我过桥去”。

“嗯,芙蓉愿追随先生去人间”。

“好吧,不就再去一趟人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走吧芙蓉”。

也许他屈灵均还真没拗过上苍的安排!今后的路会是什么样子,屈子的来生将会是什么样的人?谁也不知道!

走在七彩桥,屈子已经癫狂如醉,大笑手足舞蹈,面对着七彩桥嘟嚷道:“过桥去,又如何!灵均不承认这是上苍的安排,更不承认这是堕入轮回,不是你苦情仙子灵河娘娘那席话就能改变我。灵均只是去看看那片故土,看看那个大中华,看看那些楚国的奴民是否丰衣足食,看看灵均心中的美人是否尚在人间”。就这样护花河郎屈灵均踉踉跄跄,疯疯癫癫嘟嚷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幸好还有这位亡灵小女子芙蓉搀扶着,东晃西晃迈着步子。

拙笔想象:正因为如此,屈灵均的来生放由着性子,放开一生,也不图前程,也不追逐名利,自从他一再投胎到这个世界,便认为璧落尘埃,已是浑浊不清,故每称自己为“须眉浊物 ”,时清时浑,也只好情寄大观园,凑在美人堆,吟诗作赋,纠结于情感的雾霾里,半世颇多感慨。直到后来真正吐出了那块玉,他这才做回了自我,明白了他是屈灵均。至于他的这一世人生如何?雪芹先生已有著撰。当然,那是《石头记中神瑛侍者》,也不至于是屈原。至于这一段情节,只不过拙笔为了小说架构,移花接木臆想虚构而已,读者切莫用心,误以为真哟。

正因为护花河郎离开了灵河岸,没想到三生石下传来了哭泣之声,幽幽泣泣,好不让人闻之凄厉。

紫微娘娘正好从忘川河迂回到灵河岸,路过三生石旁,但见绛珠草泪露沁沁,于是问:“绛珠仙子为何哭泣”。

绛珠仙子说道:“河郎丢下绛珠不管了,跟了俩个道士去了人间。留下我一个弱女子在灵河岸岂不荒凉孤独”。

也许是河郎的情真意切,殷勤浇灌动感了天地,也许是天河绛珠本具有灵性,或者有超强的感应,这不绛珠草竟慢慢的由枯黄转为青绿色,真灵复活了。

紫微娘娘心里叹惜:没想到玄根已种上,可怜竟是一段孽缘,就顺其自然吧。

紫微娘娘于是缓缓慢步走近三生石旁,心里感念道:“你本天河寒兰,来自绛河之洲,修仙于蕊珠宫,借空灵化育,成为仙子,簇居天荷之乡。一个仙子为了融入人间真灵脱壳,却也舍得。虽然懵懵懂懂几曾坎坷,星空瀚海渺渺茫茫,但也着实不易,几遭劫难,堪本怜悯。无奈仙子不信本芳叮咛,赠予的三清水口含而不下咽,故有今日之劫,你的真灵被雷火燃烧,竟落入灵河岸三生石缝隙中化为枯萎的兰草,或是天意,逃不脱冥冥之中自有的定数,还好萍逢护花河郎用灵河水不计时日地殷殷浇灌,未曾凋零。时近千年,如今已接人间地气,当又复活,大限垄中真是玄机难料,变幻莫测,本芳应当助汝一臂之力”。

紫微娘娘一阵感念后,将三境云丝轻轻一吹,但见一股气流输入兰叶,旋即擎蕾开花,当花瓣展开,跳出一位仙女魂魄,自称:“绛珠见过娘娘”。

紫微娘娘言之:“仙子不相信本芳,耍了一点小聪明,故灵识未被清空,才会遇上雷火,跌落灵河岸,还好有上仙的灵丹护住了元神,否则仙子早已魂飞魄散。仙子的真灵虽然复原,可是,遇上了你不该遇上的缘,沾上了你不该沾有的恩,故仙子已遭遇孽缘”。

绛珠仙子回道:“娘娘,何为孽缘”?

紫微娘娘言道:“情深缘浅,纠结坎坷,结局可谓悲惨”。

绛珠仙子回道:“情缘也好,孽缘也罢,本仙子不在乎,但灌溉之恩不能不报,正所谓投之于桃报之于琼瑶,那可是本仙的准则,不过本仙子赤条条的来,且不知拿什么来报答人家,我正愁着呢”。

紫微娘娘言之:“仙子何须患愁,愁也没有用,人间有句谚语: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不妨将授予的恩泽还给河郎不就得了”。

“这恩泽怎么还”绛珠疑惑地问。

紫微娘娘言之:“仙子本是绛河一株寒兰草,成仙于蕊珠宫,绛河之畔水气充盈,赋予尔有一片沆瀣淋漓的情怀。当下说以仙子听也未必明白,日后自然见分晓”

绛珠仙子又有些犹豫,说:“人间广夏万间,却不知如何落户”。

紫微娘娘点点首,言道:“本芳愿为仙子安排一个去处,不过仙子依然当暂时忘净自我”。

“还是要忘净自我”?绛珠仙子惊诧。

紫微娘娘道:“只有忘净自我一切诸事,你方可去人间投胎做人”。

“本仙子乃天河初渡使者,若忘记了自我,使者谈从何来,岂不谎谬”。

紫微娘娘道:“暂时忘记自我”。

“暂时是多久”绛珠仙子问。

紫微娘娘答道:“在紫微世界三生三世,大约一千年上下”。

“一千年”绛珠有些惊咋。

“那是人间,在天庭也不过是打几个盹而已”紫微娘娘温和地说。

“可是,既然忘净自我,一千年后本仙子怎么知道回去”?

紫微娘娘笑笑:“无须担心,到了那个时候本芳自然会给予提示”。

绛珠仙子方允应道:“既然娘娘会提示,有何不可”。

但见紫微娘娘将三境云丝轻轻一吹,三清境飘来三片云气飘落下数点雨粒斟满一龙泉杯,紫蝶将三清水递与绛珠仙子。

绛珠仙子接过紫蝶手上捧给的龙泉杯,将三清水一口饮下,说:“多谢娘娘”。

“很好,去吧,踏过灵河就到了人间”紫微娘娘将苦情花一吹,苦情花纷纷飘下灵河,灵河水浪中渐渐隆起一道长堤。

有诗云:青青一仙草,偏遇秋风冷,也曾到人间,留下好诗篇。

紫微娘娘即护着绛珠仙子踏过灵河,去了人间。这才收起苦情花。

据说绛珠仙子在人间十几载,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仙境不过打一盹,若在人间落魄穷境却也嫌长,倘若孤苦伶仃,寄人篱下,饱受世态炎凉,那是何等的处世之艰辛,在贾府表面上被捧为一只独有的金丝雀,其实不如林中的一只小鸟那么自主自在。直到她彻底醒悟后,那檐前檐下,屋前屋后都不是她的流连之地。于是毅然离开了大观园,魂赴离恨天,到底脱离了孽海情缘。可是她苦苦寻觅了东西南北,却寻不到当初的路,身只影单娉娉袅袅,不知不觉沿着黄泉路来到忘川河畔,来到望乡台,于是悲戚横生,眺望着南方,可谓肝肠寸断,情不自禁地又吟唱起她的“葬花吟”。

她吟唱着,将最后一滴眼泪洒落在望乡台的苦情树下,于是她走上望乡亭,却发现一个似她一样的女孩竟伏在亭阑杆酣睡,行装打扮倒像是一个大富人家的丫鬟。也许是因为黛玉悲歌一曲,吵醒了这个女孩。

望乡亭上的这个女孩揉揉眼睛,却见一个姑娘有气无力地走上望乡亭,瞧见娉娉袅袅走来的姑娘,眼睛分外一亮喊道:“林姑娘”。

“我是晴雯”。

“你是晴雯”?

“林姑娘不记得了”?

绛珠仙子仔细认证果真是晴雯,说:“也不是不记得,只是不明白你怎么会在这”?

“晴雯自离开贾府后在黄泉路上悠悠荡荡,遇上一位灵河娘娘,她叮嘱我说,某月日有位林姑娘会来到望乡亭,嘱托我来这里等你。灵河娘娘还说,在苍梧之野斑竹林中特为你建了一个馆,取名潇湘馆,让林姑娘先往哪儿有个歇脚的地方,叫我陪伴你不至于孤单”。

“灵河娘娘,好像听来有点耳熟,却想不起来他是谁。你可知道灵河娘娘是谁”?

“晴雯不知”。

“你真知潇湘馆在哪儿”?

“灵河娘娘说在芙蓉江畔九嶷山斑竹林”。

“九嶷山斑竹林”?

“不错,娘娘是这样说的”。

“那好吧,到了九嶷山再说,可是怎么走”。

“出了忘川,就到了长江,沿长江到潇湘”。

“这儿可是亡灵道,也是黄泉路,奈何桥就在前头,我们怎么出忘川”?

是呀,怎么出忘川,且听下回分解。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