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师傅的关爱

初秋的“知了”依然悬于绿树高唱着赞歌,科大毕业的李子乘车在一路秋景、秋实的陪伴下踏入了向往已久的矿山大门。李子放下行装,梳理了一下思绪,便去实习的区队报到。

下井的头个班前会上,队领导为他安排的师傅恰巧是曾很投缘的“长叔”。李子跟“长叔”,还有一段生活小插曲:李子小的时候,跟着妈妈来矿探亲时,和父亲同住宿舍的毛头小伙子就是“长叔”,那时的长叔十八九岁,精神头好、“玩”兴特浓,下了班经常带着李子到井口看提煤的罐笼、运煤的火车、高耸的矸石山……两人不知不觉结下了亲情、友情。

真是有缘,没想到师傅竟然是昔日的“长叔”,李子暗自庆幸着。因为有了这层关系,李子自然多了些安全和快乐。上、下井的路上,他跟在师傅后面,两眼使劲瞅着满巷道的文化,还时不时地向师傅讨教着。师傅因为喜欢李子的有知识和聪明干练,自然愿意答复着。每班在工作面上,中等身材的李子形影不离跟着师傅学安全、学技术,从不哼苦喊累,也没犯过原则上的差错,大伙都夸他是块干煤矿的“好钢”。师傅应为“爱徒”争气,也从没冷过脸子、发过脾气。

这一班,已在面上磨砺多日的李子,“单兵教练”完工作量,便来到出口准备交班,他抬眼看了一下超前支架,见顶部有一处不接顶,就去找来木楔准备加实,因站的地儿不够高,便想借用一下巷道停转的输送机溜板沿,可双脚刚踏上去就听到打雷一样的呵斥声:“危险,快下来。”随之,一只大手把他拽了下来。

“师傅,你咋了?”李子一看是师傅,再瞧瞧他气哼哼的样子和粗鲁的言行,一头雾水地问。

“哼,看来你还是嫩。”师傅批评着,随手在底板上放稳一个铁凳子,站在上面将木楔加在“虚”顶板处。

上井时,师傅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李子虽感委屈,可从师傅的举动中,也觉察到了自个像是做了不对劲的错。

晚饭后,李子拿着新买的一包“碧螺春”去找师傅交心。刚走到楼头,迎面碰到了师傅。知礼的李子陪着来到了师傅宿舍,沏好师傅的“最爱”,几杯茶下肚后,就见师傅用牵挂的口气说:“今天的事是我事前没提醒你,别怪师傅的倔脾气哈。”

“惹您生那么大气,到底咋回事?”听了师傅刚才的话,李子问。

“唉!干井下活千万小心呢。说起来,师傅的心就疼。”

“师傅,您喝口水慢慢说。”李子劝解着。

“规程上规定:人身体接触溜身,必须安全确认。可去年师傅一时大意,在一次抬高设备时,身体未躲开溜身,歪倒的支柱在溜沿上倒,碰伤了左脚,受老罪了。”师傅说完,将脚伸出来,一条“蜈蚣”缠满了右脚跟。

李子看着师傅满是伤疤的脚,哽咽着说:“师傅,谢谢您对我的‘凶’,这才是我心里最期盼的关爱!”

月亮高挂空中洒着温和的月光,把幸福送入师傅和李子的梦乡。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