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桃林人与桃林话

“桃林豆腐好吃,就是说话难听。”在外人对桃林的诸多评价中,这是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前一句就不用解释了,因为桃林豆腐无论在临湘、岳阳还是省会长沙,都是抢手货,众所周知的事无须证明;后面的话,多数人理解为桃林土话难听懂,其实这只是皮毛,难听的潜台词,只有在桃林生活或工作过的人才知道。

我的老家是桃林。

现在的桃林镇位于湖南省临湘市路南八个乡镇的中心,东临忠防镇,南毗长塘镇,西连横铺乡,北与城南乡接壤,镇域面积75.9平方公里,近4万人,2006年被列入湖南省第二批“小康示范镇”之一,素有湘北重镇之称。相传元初时,桃林处于云梦泽范围,后来因云梦泽逐渐缩小形成陆洲,至明初,陆洲遍种桃树,故而得名“桃林”。

桃林属于半山区半丘陵地域,与滨临长江和茶马古道的路北乡镇比较,交通相对闭塞,桃林人的祖先大都是为了躲灾(战乱或自然灾害)从湖北、江西等地迁徙而来的难民,这里人多田少,在恶劣的自然经济条件下,要在弱肉强食的社会环境中求得生存,就必须学会自强自立,所以,桃林人自古维权意识强烈,生性剽悍。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惹事,但一旦侵害到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揭杆而起,即使以命相博也在所不惜!南宋著名抗元将领方兴,明初反元将领李祥,清末临湘的几次农民起义,如李家村太平军起义(1852年)、横铺(早年属于桃林)的老屋卢廉坡起义(1862年)也均发生在桃林。

桃林人虽然尚武,但也十分崇文,如明代方升、清代吴獬等这样的“八股时文天下重,一身正气九州名”的文豪名士不乏其人,建国后设在桃林镇域的湖南省重点中学临湘二中,每年都要向全国各地高等院校输送学生150多人,其中桃林的大学生在路南八个乡镇中也是名列前茅。但无论是从文还是经武,桃林人对自由、平等、公平和公正的信仰和追求是共同的,“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是桃林人与生俱来且世代相传的性格特征。

独特的地域环境,造就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在诸多的地域文化元素中最能反映桃林人性格特牲的是桃林话。

外人说桃林话难听,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难听懂,二是难听进即不中听。

先说难听懂。

桃林话虽属赣语方言语系,语法与普通话也基本一致,但语音的调差、音差较大。与坦渡、定湖等路北方言相比较,其主要特点是:语音厚重;声母拒绝舌尖后音(卷舌音);声调自由变换,鼻音与边音以边音为主。下面,我试着用桃林话写一段短文;

“今尼一黑早偶到街巷切,剁打一斤妞(入声),到屋里一称,你古哈看好多得?八两还绵一点。面个银我拧(上声)得,黑妈妻打,一脸个谷几烙里,拉妈个哥,二会看倒打,偶一驮咕哩筑死拉。”

怎么样?这段话外地人无论是看还是听,可能都在云里雾里;就是本地人看起来,也觉得费劲。现在,我把它译成普通话:“今日一清早,我到街上去,买了一斤肉。到家里一过称,你猜是多少?八两还差一点。那个人我认得:黑黑的,一脸青春豆。他妈的!下次被我看到,我一拳揍死他!”怎么样?云开日出了吧!

以上可以看出,桃林话少数词是在普通话基础上的创造性发明:如把“一清早”说成“一黑早”是指黑幕还没完全散去,比普通话更准确;把“青春豆”说成“谷几烙里”是指青春期豆像刚灌浆的谷粒一样,一挤便冒出一些白组织,比普通话更形象;咕哩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把拳头说成驮咕哩是指拳头重而有力,比普通话更鲜活。多数词与普通话是相通的,只是声调不同而已。如“偶”即“我”、“尼”即“日”、“巷”即“上”、“古”即“估”、“银”即“人”、“妻”即“漆”、“拧”即“认”、“哈”即“下”,“拉”即“他”,基本上都是谐音。弄清以上规则,听桃林话就像听小沈阳的外国名字一样那么简单。

再说难听进。

首先,桃林话野气。桃林话带着一股浓烈的乡野气息,就像《亮剑》里的李云龙一样,开口骂娘充老子。一个桃林人,拿着存折到银行取钱,一开始就与营业员争吵起来,领导出面调处:营业员说,他开口就骂人。领导问是怎么回事?桃林人说:“拉妈个哥,偶等打好久,拉和别个扯狗婆欠哩,不搭偶。偶只哇打一句:恩妈个哥快点沙,拉哇我骂打拉,恩哇偶苟是骂银波?”我把桃林人的话翻译一下:“他妈的!我等到了好久,他和别人尽扯些不关疼痒的话,不理我。我只说了一句:快点!他说我骂了他,你说我这是骂人不?”桃林人是不是骂人 ?营业员该不该骂?我相信观众一目了然。也许你会说,桃林人说话就不能文雅一点吗?我想,如果把李云龙变成一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那李云龙还是李云龙吗?

其次,桃林话直气。桃林人天生一根直肠子,做人做事,信奉直道而而,从不转弯抹角,说话就像锄头挖地,一下一个坑。他们拒绝卷舌音,他们认为,卷起舌苔说话,是不正直的表现。到桃林为官,你千万不要认为自己为桃林争了一些项目资金而洋洋得意,更不要奢望老百姓为此而会对你感恩戴德,在他们心目中,你争取10万元的国家项目资金,不如他们自己集资200元的份量重,因为芝麻不抵黄豆帐,用国家的钱为百姓办点事,对当官的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份内事,用不着大惊小怪,用自己的钱为百姓办事,这才叫积德。另外,你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诉苦,如桃林工作好操心,经常吃不了饭,睡不好觉等等,否则,他们一句话会把你噎个半死:“呷不得是冒饿得;不得是冒做得!”桃林人不喜欢说也不喜欢听那些大话、官话、客套话,只知道三担牛屡六箢箕。话说一个桃林人,到田畈去犁田,把牛绳拴在犁把上,顺便到附近一户人家去为自己的儿子提亲,下面是他和女方母亲的对话:

“嫂得(嫂子,桃林人对与自己同龄的中年妇女的称呼),别个哇(说)你女伢子和我崽伢了蛮相聘(配),偶里(我们)对庆咖(亲家)好波?”

“嗯拉咖(您)莫急沙!先坐哈(下)呷(喝的意思)忠(杯)茶,再慢点哇(慢慢说)。”

“咯(这)有么哩(什么)百(不)好说得沙!嗯(你)同意我就呷忠茶,不同意特,偶嗨(我还)要去用牛沙!”

你看,桃林人说话,就这么简明扼要。

据此,很多人都认为桃林人不懂味;桃林话不中听。特别是官员阶层对此感觉尤甚。桃林镇1986年便是湖南省小康示范镇,这块牌子要是放在其他地方去争取项目资金,每年少则上百万,多则上千万;而桃林镇平均每年向上争取的,不过几十万元的项目资金。不少官员都说桃林人是傻子,说穿了就是说桃林人不懂得感恩,有项目也不愿给他们。其实,当“感恩”二字风靡大地,乃至成为人们口头禅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谁向谁感恩?就象陈佩斯和朱思茂的小品《主角与配角》一样:当惯了主角的人当起配角来也是盛气凌人,当惯了配角的人即使当上了主角也不直腰板。当大多数人向领导顶礼膜拜,感谢施恩或乞求施恩的时候,当官员们津津乐道“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时候,桃林人用他们难听的桃林话一语道破天机:“权是民所赋,我是主角!”智乎?愚乎?对乎?错乎?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随着普通话的普及,作为一种精神载体,古老而难听的桃林土话会逐渐退出自己的历史舞台,但它必将在现代汉语词海中羽化为新的精神平台,承载着桃林人的纯真、正直和坚强,飞向祖国的大江南北,与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永远共存!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