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父子两人的争执

皇宫里,正准备就寝的上官涛不由啊涕啊啼的打了两个喷涕,旁边服侍的公公连忙上前,“皇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奴才宣御医来看一看?”

上官涛不奈烦的挥了手,“不用,朕没有不舒服,下去吧!”

他不由打了个呵欠,拉起被子盖在身上,缓缓的闭上眼晴,不一会儿功夫浓重的睡意袭来,迷糊间正要睡去,却突然感到身边传来一阵阵的寒意。

他浑身一激灵,又重新睁开了迷糊的双眼,却见自己的床边影影绰绰的座着一个人,一下子睡意全无,再仔细看了看,是上官翰。

唉,他没有眼花啊,上官翰又深夜进宫了,大晚上不睡觉的来找他,准没有好事?

连忙支起上半身,斜靠在床头,堆起一脸的笑意,“翰儿,这大晚上来找父皇,是有要事吗?”

上官翰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半天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深沉的看着他,直盯得他开始头发发麻,这才一脸不高兴的开口了。

“父皇,柳丫头尽心尽力的为你办事,为你聚了哪么多的钱财,你为什么还是对她的意见?将她的妃位废了,请父皇重新下一道旨意,封她为我的王妃!”

上官翰感到头又开始痛了,:“翰儿,哪丫头确实聪明伶俐,勤奋努力,她的才干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比的,可是她真的不适合,人家姑娘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你是我的儿子,休想只娶一个女子,这件事父皇不同意”

上官翰一听这么,直接不客气的怂了回去,“父皇哪么多的儿子,用不着担心孙子会少的,儿子我就要柳丫头做王妃,要是父皇不同意,儿子这辈子宁愿不娶,一个人孤独终老!”

说完,他直视着上官涛的眼晴,寸步不让。

“你...你个逆子,说的什么混账话,为了一个女子,值得你这样吗?”

上官翰气得胸膛起伏不停,猛地掀开还盖在下半身的被子,站起身子,居高临下俯视着上官翰,哆嗦着一只手 ,指着他。

上官翰也站直了身子,高大的个子直接呈现优势,豪不退缩的看着他。

“父皇,要是不同意,今天晚上谁也别睡觉了,儿子陪着父皇,将这件事情商量出个结果来吧”。

“你...你..”上官涛说不出话来了,突然发现身边的太监一个都不见了。

他连忙朝外头高声喊道:“来人哪,给朕更衣!”

好半天,李公公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皇上,这深更半夜的,还要更衣去哪里?”

又对着上官翰,语带恳求的道:“安平王爷,皇上批阅了一天的奏折,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刚才他听到父子两人吵架,这才躲得远远的,可现在却不得不劝劝他们父子俩了。

没有想到上官涛火大的道,“你嗦个什么?让你更衣就更衣,难道要朕亲自动手吗?。

上官涛都这样说了,李公公无奈,亲自给上官涛把外衣穿上。

没有想到一穿好衣服,上官涛就直接往外走,“走,摆贺皇后宫殿!”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么,他喜欢待在这里就待在这里吧,自己又不是没有地方可去。

李公公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上官翰一眼,也只能无奈的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这叫什么, “阎王打架,小鬼受罪”。

上官翰看着脚底抹油的皇上,无奈的叹了口气,老糊涂这么顽固不化,气死他了,只能无奈的出了宫。

想了想没有回自己的王府,仍然又返回到丞相府,他来到相府的外面,却转身来到了后门,看了看就飞身上墙,躲在了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树荫上。

明天早上他还得和丫头见上一面,看看丫头现在准备怎么办?一个个的阻止他和丫头相好,惹他不高兴了,自己就带着丫头远走高飞,看他们怎么办。

想了半天不得其果,上官翰在大树上迷糊了过去。

笑柳一大清早的眼皮跳个不停,匆忙之间用了早膳,座上马车刚离开承相府大门,突然觉得马车门帘被掀开了,正疑惑间,身边多了一个人,连忙定晴一看,不是上官翰又是谁.

笑柳不由堆起一脸的笑,“江山大哥,怎么来得这么早!”

上官翰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长手一伸,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将头埋在她的发间,闻着淡淡的头发清香味,闷闷的声音传进笑柳的耳朵里。

“丫头,我想听你说句实话,你父亲和我父皇都不同意我们两人的婚事,你现在可还敢嫁给我吗?”他有点底气不足,丫头可敢不听柳承相的话。

笑柳一听这话,不由怔了怔,“虽然说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不过最终都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

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只要江山大哥能够做到只娶我一人,不纳侧妃,就算别人不同意,我嫁你又何妨?”

“丫头真的这样想,江山大哥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此生只娶你一个为妃,不会有其他的女人”.上官翰信哲旦旦的做着保证。

“哪么好,我后天就到你家,重新向你父亲提亲,不管我父皇了”.上官翰决定回府准备聘礼去。

笑柳吓了一大跳,“江大哥,不用这么着急吧,我才16岁啊!”后世这样的年纪还在读高中哪.

“对,丫头16岁了,可以嫁人了啊!就这样说定了, 不用担心,一切交给我.”

上官翰下了决心,他做什么要听哪老糊涂皇帝的话,等到他许可哪是不可能了,不如先斩后秦,自己给自己做主,完成定亲一系列仪式,早日将丫头娶过来不就是了。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