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凑巧

天佑的儿子天兵和地保的儿子陈晨,凑巧一天结婚。

陈晨看着天兵的一字长蛇阵---“阅兵式”花车队,再看看自己老爹请来的、矿井特意为“青春伴侣”装饰的通勤花车,心里翻了大醋钢。他怨天怨地怨娘娘,咋送他到穷家来。看爹不顺眼,看娘扎里慌,捶胸顿足一个劲嚷嚷:“我真倒了大血楣,生到这个破家。爹吝啬,娘仔细,一辈子就知道省,不知道咋寒碜。”

陈晨爹听着也不气不急,慢条斯理,像是自言自语又像警示儿女:“老鼠都给猫攒着哩。小子,看吧,热闹还在后边呢。”

也凑巧,陈晨爹话音刚落,就听警笛长鸣,警察围住了王兵的花车。伴娘变成了警察,警察带走了王氏父子,惊动了全城百姓……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