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想读书

我想读书,这个愿望,在40多年前就有。不但有,而且十分强烈。因为,处在那个本应长知识的时代,却失去了太多的读书机会,给我一生留下太多太多的遗憾。

背起书包走进学堂启蒙,好不容易走完了五年小学历程,本应顺利地进入初级中学继续读书。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偏偏赶上了那场“十年浩劫”,浓烈的阶级斗争飓风,把我这个本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隔在了校门之外。看着原来在同一小学读书的同学,背起书包走进红旗中学,我伤心失意的哭了。一连几天都没有说话。幼小的心里反复地重复着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让我读书?那时的我还真的弄不明白也不可能弄明白其中的奥妙。

好不容易熬到了1969年,国家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我终于背起书包走进县城的红旗中学。由于渴望读书的欲望和三年自学的底韵,在三年的初中学习时间里如鱼得水,略有学成,在同年级的学生中堪称一流。尤其是在校外实践活动中,学到不少的知识,也称得上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按理说,升高中是顺理成章的事。然而,人生的命运是难以自我驾驭的。又一次的失学给予我致命的打击。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1972年8月中旬发高中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眼睁睁地看着老师从家门走过而没有停留,坐在门槛上期待那一纸高中入场卷降临的我,十分清楚地看到老师路过家门时,人虽没有停留而从我脸上一扫而过的眼神,那分明是一种无可奈何又为我惋惜的眼神。瞬间,我的眼光黯淡了,充满了全是辛酸的泪水,几乎是冲进屋内,倒在床上蒙头抽泣而没有大哭。是因为绝不让哭声刺痛父母的心。可以说,她们心灵上的痛苦绝不亚于我。第二天,父亲手柱拐杖到学校去问个究竟,得到的又是一个同样的解释:家庭出生不好,街道没有推荐!

1976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散了十年浩劫的阴霾,实事求是的真理大讨论,如一把利剑,斩断了束缚教育战线改革发展的魔爪,好不容易盼来了恢复高考的喜讯,那天,我手持户口簿来到城关镇高考办公室,满怀希望的报考中专。又谁知,只差五个月的年龄界限,又把我杠在了高考的大门外。我彻底的失去了入校学习的机会,标志着我的学生时代,从此画上一个不圆满而又带有诸多遗憾的句号。

越是失去的东西,就越想得到它。我想读书的念头,丝毫没有减退。

小学毕业后,我随原本在梁中任教因病停薪留职回家养病的父亲,来到母亲教书的白云山区,过起了半劳半读的生活。每天上午,我与兄长爬陡坡进山林,在荆棘杂草中打柴,一根钎担两捆柴禾,压在瘦弱的身体上,荡过一坡又一坡陡梯子,汗水洒落在数不清的崎岖小路上。那潺潺流水的小溪,叮咚泉水曾无数次浸润心扉;院落旁的果树下,印记了多少深一脚浅一脚的足迹;红苕坡、萝卜地,成为我们略解饥渴的西圣地。间或割草喂猪,挑水做饭,足以打发半天的时光。

每天下午,就是我校外读书的时间。没有初中教材,父亲就让我读《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红旗谱》、《保尔柯察金》等小说,还不时地读一些儿童读物与图书。渴望读书的我,手捧书本,犹如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也遇到一些难题,如《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中的古文和繁体字较多,不仅难以识别且意义也难以弄懂,好在有父亲不厌其烦的深入浅出的讲解,有一次又一次由繁体字到简化字的引度,使我在辍学三年中,在阅读、分析、写作上有了长足的进步,在语言文学上不亚于一个初中三年学习的收获。这三年,我过得充实,丝毫没有虚度,对得起应该长知识的年代。由于有了这个基础,使我在进初中三年的学习时间里,如鱼得水,在同年级学生中也堪称一流,,算得上一个品学兼优的学子。

初中毕业后辍学的几年时间里,再也没有了学校读书的机会,直接进入社会大学边学习边实践。在这段时间里,尽管为生计而奔波,也没有忘了要读书。除了再读一遍《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之外,在父亲的辅导下,也读了一些鲁迅先生的杂文,还花钱租读一些诸如《十月》之类的文学杂志,从一些中长篇文学作品中汲取养分,为后来的厚积薄发奠定了基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不仅绿了巴山蜀水,也把我吹进了一座国有煤矿,可喜的是,这里不仅有为生计奋斗的汗水,也有学习提升的氛围。在从事矿山工作的30多年时间里,我不仅在初中语文、数学的补习中,有了温故而知新的收获,还在高中语文自学的努力中,有了语言文学水平的提升,比起那些徒有虚名而胸无实术的南郭先生来说,我这个初中生也没有虚度年华。所有这一切,都归功于我要读书的愿望丝毫没有消褪,归功于务实读书所付出的辛勤劳动。这一点,我至今都聊以自慰。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