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罐罐茶趣

对于茶,我很难从中悟出道,也不懂得茶艺,只不过觉得喝茶是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无论是在喝茶的过程中,还是品茶的滋味中,乃至以茶为媒的闲扯胡聊中都有很多趣调。有一阵子我爱上了具有民族风情的八宝盖碗茶,觉得喝起来挺有趣。一碗一茶一世界,红枣飘香、枸杞浮游、桃仁添彩、桂圆滑爽,喝一口酸酸甜甜、咽一口清清凉凉,甚是享受。

前几日,又有朋友约我去喝茶,这次喝了我先前从未喝过的“罐罐茶”,顿感十分有趣,喝过便爱不释口了。这种茶与我先前喝过的每一种茶在形式和讲究上都感觉有截然的不同,这种茶也更适合我这种从大山沟里走进城还未脱干净乡土味的城市农民。

一张条桌,嵌入四个小电炉,四张篷布躺椅,桌子中央的木制盒里分别装有春尖茶、红枸杞、桂圆和红枣、还有砸置的冰糖块。小电炉上是小小的烧茶铜罐,铜灌旁是酒盅一般大的瓷茶碗。这些就是罐罐茶的全部家当。

铜灌里加入水,打开电炉,烧水开始,再用小夹慢慢往铜罐之中根据个人口味置入茶叶、枸杞、桂圆和红枣。其中红枣在置入前是要在电炉之上烧烤一番的,让枣皮烧焦,散出清香的枣香味后再入罐。等水开了,慢慢熬制,自己感觉浓淡适宜了,就可以入杯开品了。

感觉罐罐茶真正彰显出了茶之内功,小罐中茶水文火熬制,无喧嚣之形,滚烫冒气之间,一盏浅注,香气馥郁。随加水熬茶之程,友情亦在雾中缓缓流淌,谈兴如升气徐徐舒张,随茶一茗朋友知己之间的性灵随此氛围便有了相互的映照。

此茶,我越喝越有味,于是就有了追根溯源之念,一查,才知其罐罐茶之根在西北高原的甘肃农村。早期的农家人用瓷罐在草火、柴火乃至驴粪火旁煨熬,且多在农闲的冬寒季节。几农友相围在火盆旁,慢慢熬茶,小碗品尝,再配上婆姨们烙作的大饼,东扯西谝地享受着冬天农家另类生活。

如今我坐在专门的位于城市中央罐罐茶屋里喝此罐罐茶,已是早期甘肃农村罐罐茶的升级版,没了围着火盆的趣、没了烟醺火燎的趣、更没了茶香中夹杂着驴粪味儿的趣。但在今天有土墙造构、罐形尚存的这种环境里,慢慢品,还是有助于缅念过去、遥瞻未来。一杯杯罐罐茶从浓甜到清淡中缓缓入口,也会激发朋友知己之间隽言妙语之笑谈,罐罐茶也助我进入了一个关于茶趣的创作构思中。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