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早春的钓鱼翁

今年又是一个暖冬,天气暖和,季节还没有到立春,钓鱼翁却早已经在河边翩翩起舞,轻盈的舞姿,宛如迎春的仙子,迎接即将早来的春天。

钓鱼翁是一种很可爱的鸟,亦名钓鱼郎、拍鱼郎、鱼虎、鱼狗、金鸟仔、秦椒嘴等,属中型水鸟。自额至枕蓝黑色,密杂以青蓝横斑,背部辉绿蓝色,腹部栗棕色,有的头顶有浅色横斑,嘴和脚均赤红色,从远处看很象啄木鸟,经常紧贴水面飞行,不时以尖锐的“唧--唧--唧--”鸣声,其鸣声响亮,日本高僧弘法大师空海自唐回到日本,在和歌山县高野山的金刚峰寺静坐观鸟,听到钓鱼翁的叫声,觉得钓鱼翁入定于世、志心佛道,宛如在喊“佛法僧”,因此钓鱼翁便有幸唯一荣获了所有鸟中没有按照鸟类生物形态命名的纲目:佛法僧目,也因此钓鱼翁亦叫三宝鸟,又因这一纲目分类始自日本,钓鱼翁在日本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川蝉(カワセミ Kawasemi)”,河畔的悟禅者,蝉鸣声声中悟禅,蝉即是禅。

家乡有两种叫“翁”的鸟,一种就是钓鱼翁,另外一种是白头翁,北方南迁的候鸟。钓鱼翁和白头翁两种鸟体型大小差不多,冬季、早春经常见低空飞行,都喜欢飞行捕食,生性活泼、不甚畏人。白头翁因为头顶两侧自眼后开始各有一条白纹,向后延伸至枕部相连,形成一条宽阔的白枕环,而钓鱼翁头顶有浅色横斑,嘴和脚均赤红色,背部辉绿蓝色,腹部栗棕色,密杂以青蓝横斑。钓鱼翁是肉食鸟类,一般以鱼类为主,兼吃甲壳类和多种水生昆虫,白头翁却是一种杂食鸟类,既食鱼类、昆虫食物,也吃植物种子和水果食物,两种鸟很好区别。

不过,我孩童时候起,我就特别喜欢钓鱼翁而不喜欢白头翁,说不上有什么特别的缘由,也许仅仅是喜欢钓鱼翁轻盈的舞姿,而不喜欢看到白头翁的白头,害怕看见白头愁。上中学之后,学习了唐代诗人柳宗元的山水诗《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想象所有的山上,飞鸟的身影已经绝迹,所有道路都不见人的踪迹,江面孤舟上,一位披戴着蓑笠的渔翁,独自在漫天风雪中垂钓,山山是雪,路路皆白,飞鸟绝迹,人踪湮没,遐景苍茫,迩景孤冷,意境幽僻,自在悠闲,韵促味永,刚劲有力,看到那幅乡村江雪景,越发更加喜欢“钓鱼翁”。

钓鱼翁经常在河里捕鱼,如同战斗机一样倏地一声直冲下来,捕捉河里的小鱼,故乡人们有时候也把他叫拍鱼郎。外公是村里的水利管理员,每天工作在水渠河边田埂,那个年代,浈江河里鱼儿还是比较多,工作之余也能够捕到一些鱼,外公捕鱼,什么工具都不要,就两手在水里摸,不一会就把捉到的鱼扔上岸边,那鱼儿在岸上活蹦乱跳,我在岸上经常两只小手也抓不住,鱼儿扑通扑通几下就跳回河里,带着我那颗天真的童心,游向远方,消失在急流河水中。直到现在,每每看到钓鱼翁,回想起那段童年岁月,想着那哺育自己成长的人,往事悠悠,历历在目,亦幻亦真。

日本高僧弘法大师空海,在高野山金刚峰寺听闻钓鱼翁鸟声,用汉语写下了一首自己闻声的禅悟七绝《后夜闻佛法僧鸟》:“闲林独坐草堂晓,三宝之声闻一鸟,一鸟有声人有心,声心云水俱了了。”意在说明,只要留心,处处都是禅机。

早春的钓鱼翁,自在飞行,嬉戏河畔。日本高僧弘法大师空海听到钓鱼翁的叫声,觉得他在喊“佛法僧”,我却听得好像在喊“富、发、生”,富裕、发财、生龙活虎,生生不息。早春的钓鱼翁,那带给我梦想的优美动听歌声在呼唤着我,告诉我,一个春天又来了。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