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三九第一天的惨祸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春节后回校顺路去看看二伯父,完了在去学校。二伯父说父亲重病时告诉他,让他在我十八岁以后,才把有些事情告诉我。我听后很吃惊,确实太吃惊了。

他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期,父亲在一所因日寇占领东北,而内迁的大学里读书。他在一位老师带领下,常常去讲演,宣传‘抗日救亡,匹夫有责’。后来,那位老师和一起去讲演的几位同学,相继被捕。老师还被杀了,人头还挂在了城墙上。

为了营救你父亲,你爷爷多方奔走,最后和监狱方达成协议,同意用三百块大洋赎出你父亲,确定X月X日在监狱后门外的小房间里交换。你爷爷卖掉了维持生计的几十亩上好田地,凑足了三百块大洋。

到期,你爷爷带上你大伯和我,挑上银元到了事先约定的地方。监狱的人早就等在那儿了,接着就开始点钱。当点到一半的时候,你大伯说:

“我们一切都按你们说的做了,该把人叫出来,让我们看看了吧!”

监狱方也认为这是合理的,他们就去把父亲带了出来,让父亲换下囚服,站在傍边。监狱方的人,则瞪眼看着那筐子里的大洋。你大伯看见这种情况,就偷偷给你父亲使脸色,于是你父亲就悄悄地溜走了。等大洋数到两百的时候,你大伯突然停住了。

“人呢,我幺弟弟他人呢?”

后来,双方再次协商。赎金从三百,变成了两百。没过几天,正是那年三九第一天的深夜。我们家的房子被烧了,有人看见是两个穿黑衣服的人放的火。家由富庶突然转为赤贫,你祖父不得不带上全家投奔异乡。开始了租房、打工的漫长生涯。

你父亲出狱以后,在一个川剧团里学唱戏。不久,就被家族抓回去惩罚,我和你大伯还陪着跪在地上受罚。说是XX家族子弟,不允许从事那种职业。后来经人介绍,你父亲就在一个盐厂里做事。和你母亲成亲以后,租了两间草房,才算是定居了下来。

听妈妈说,我就出生在那间租来的房子里。总共就只有两间,父亲用泥砖和茅草在后山墙的外边,搭了一间小房子,那就是厨房了。家里有一张床,一台柜子,一张抽桌,那是妈妈的嫁妆。上世纪的四十年代末期,西蜀解放了,给我们家分了两间半瓦房,分了些家具。从此,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家。

听长辈们说,父亲农闲的时候,经常在院子里吹笛子。说那笛声有时像轻轻流淌的泉水,有时又像林间啾啾鸣叫的小鸟,乡亲们很喜欢听。他老人家用过的那只笛子。我见过,是他自己动手做的。

若有乡亲要给去世的亲人立墓碑,父亲还义务给他们写碑文,把成型好的石碑表面,用石灰水涂成白色,干后用毛笔直接在石碑上写,石匠照着刻就行了。前些年我还回老家去看过,一手楷书,那真是苍劲有力,行云流水。

每年春节后的十五之前,是农村最闲的时候,乡亲们总喜欢坐在一起,听父亲讲故事。什么汉文帝刘恒“亲尝汤药”啊,什么琅琊人王祥“卧冰求鲤”啊,什么山东人董永“卖身葬父”啊,…。

从乡亲们的口中,可以听得出来。他们不管是对家父的人品,还是才能,都是赞赏有加的。对他的过早离世,除了怀念之外,更多的是惋惜。

悲哉啊!唉哉。今天,又是三九的第一天了,使人不得不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发生在我们家的那场惨祸。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