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无尽的追忆

清明近,忆故人。

2008年正月16日,母亲唯一的叔叔去世后,入土安葬。终于与分别了60多年的两个哥哥在地下团聚......本来暖融融的天空,东风突起,天气骤变,零星雪花随风飘洒,继而纷纷扬扬的大雪覆盖了豫西大地。

当我从数十公里之外的矿区急匆匆赶回家乡纪念外公的时候,家乡人又在重提外公的故事......

78岁高龄的舅爷告诉我,当年宜阳县国民政府公安局的秘书就是我的外公,其真实身份是中国共产党。在舅爷的记忆里,外公经常穿着绿色或灰色军制服,头戴大檐帽,脚着黑皮鞋,胸前别着铮亮的钢笔,帅气十足。村里人都羡慕得不得了。

外公名叫伊建勋,出生于1924年,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祖籍河南省宜阳县石村乡纪彰村。因为一直从事中共地下工作,县城沦陷后,被敌人秘密杀害,时年23岁。

1947年8月,同族的一个叫伊清亚的人带领敌人将正在开会的外公兄弟抓走,并于次日凌晨秘密杀害。背地里还派人给外公的父亲捎信:“你买大肉让他们吃,保你儿子没事。”做父亲的上当了,得知两个儿子惨死后,悲愤地悬梁自尽。

外公被害以后,外婆抱着两岁半的母亲跑回娘家,白天不敢露面,夜晚住在别人家里。母亲的叔叔非常气愤,趁夜深,一把火点燃了伊清亚的房屋,然后独走他乡。外公的母亲失去了亲人,整日以泪洗面。后来打听到小儿子在陕西,就一路要饭寻到西安。解放后,才回到家乡。

1979年春的一天,我放学回家。有人捎信给我母亲,信是在县城工作的四叔写的。内容说有个叫亢书贤的人,是我外公当年的入党证明人。因为外公去世时,母亲只有两岁半,外婆为了生活带着母亲落户他乡。所以,三十多年了,才打听到母亲的下落。他现在在县城工作,希望母亲到县城找他,再经过县政府能够追认外祖父为革命烈士。或许因此上,母亲还可以参加工作。那时候母亲在农村带着我们兄弟四个,非常不容易,父亲又在外地工作。所以,抽空跑了几趟县城,最终也没能实现愿望。

文化大革命时候,已经成家的母亲在本村教书,却因为外公的政治面貌问题,被迫停止教书。 时过境迁,能为外公证明身份的老人们一个个离世,以往的许多事情也被尘封。如今,年近古稀的母亲一想起没有为外公证明身份,就难免遗憾。 人生何其短暂?有多少人来不及回味,就匆匆离去。正如他悄悄的来,又静静的去,留给我们的却是无尽的追忆。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