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荒芜了岁月,乱了流年

大晴天下雨,雨点特别凉。湿乎乎的,一点风没有,有点凉凉的意思。太阳的痕迹还在,没有月亮。

衰老是可以嗅得到的气息,我的父亲自从我记事以来就没有去过医院,有病了就用身体扛过去,打针的次数屈指可数,他说他晕针。

荒芜了岁月,乱了流年,风规自远。 披星戴月,心好像掉进了冰窟窿。四肢寒冷,尚且有一呼吸的温乎气。宁可忍受冻饿,也不愿意回去,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太阳有金边,似睡非睡合上眼睑,有橘红色,果青色,在耳侧的风声里飘荡。各种颜色隐藏现身,比极光都绚烂。哲思达到极致,引发着脚步向故乡的老街走去,转过胡同口,二哥依然在那里等我。

荒了春夏,寒了冬与秋,我与二哥站在胡同口望着来来往往的父老乡亲,就像是在看电影,又好像在看一场棋局。大爷去给大棚揭开草衫子去了,春光哥从前面老家回来了,打着招呼,一站就是一上午,接着又是一天。

耐的住的是寂寞,不甘心的是堕落,被冲击的是灵魂。人来人往,那些被遗忘的乡亲早就入了故土,刻意去回忆时,尚且有他们的音容笑貌。

勤俭在和平的环境里累积着财富,这份质朴的感情偶尔有些沾沾自喜。被升华的虚浮带着营养不良的荣耀,鄙视着懒惰与麻木。

熟悉的陌生人,历历在目的场景如梦似幻,说是虚假却是在昨天的土壤里耕耘过的,说是真实却又再也触摸不到的温度,带着懊悔与陌生的恐惧感,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恍若隔世的困惑感。

再也不曾在胡同口驻足,输在起跑线上的人生容不下观察。悄摸声的努力,办好一件偷事多么的不容易。

该减肥了,在生命的过渡跟前,体重的控制真的太重要了。昨天又栓了一位,比我轻两公斤。遥想当年,瘦的两手一掐,真个腰都能掐一圈,比女人还显瘦。走起路来两双大长胳膊来回晃荡,手臂垂到膝盖,一摸屁股尽是骨头,坐一会儿就硌得慌。

慷慨馈赠的世界杯直播遗憾的只能够看一会儿,天色尚且昏暗就要出门了。只是来的尚早,周围的风景似乎与生活分开,光秃秃的树木一动也不动,只有烟筒里白色水雾在低调点的变幻。

周围安静极了,早饭只吃了一小碗菜,意犹未尽。吃饭的享受无可替代,这口腹之欲来的原始和顾虑,好像丢了太多的东西,冷清起来。

母亲说你减肥也不看什么时候,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减肥,先保住自己的身体要紧,这几天尽量不要外出,多喝水,注意休息,比什么都强。

院里大爷去世了,上午走的,一时不可接受,转眼之间已经走完了人生的春秋。再也不是仿佛还是昨天看到的模样,谈笑风生,衣着整洁,把小院收拾的整整齐齐。

我想写点东西作为纪念,从早晨到现在呼啦就过去了,快的可怕,好像是滑过去的,或者是飘过去的。我这清晰又荒芜的人生啊,凌乱的叫人心疼。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