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芥菜

周末,多天阴雨后,久违的露出了笑脸。

父亲起得早,我起来时,父亲已经开始在院子里挖树了。我慌忙接过父亲手中的锹。父亲将锹递给我,在旁边指导。根据树木大小先将树木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沿树圈一大小不等的土球,然后沿土球慢慢削剥,将周边的须根削断,最终铲断主根,一棵带土的树就取出来了。父亲告诉我,如果不带点挖起来的泥土,树就很难成活。我看意思有点故土难离的味道。可见环境在一定程度上对人存在着很大影响。

冬天,虽有太阳,风吹着还是有点凉。田地一片苍茫,地里也是空荡荡的,有的露出新翻的黄土。近处,有几块地种了油菜,油菜趴伏在地上,中间星星点点槎丫着不少芥菜。芥菜起葶了,明显比油菜高出不少。芥菜与油菜极其类似,可能是野油菜,大抵与表兄弟长相相近一般。芥菜和油菜的区别是:芥菜的叶子坚挺倔强,锯齿感更强,上面长了不少毛刺,拔的时候手感粗糙,微微有点刺痛感。

我让父亲先回去,免得流汗后再受寒,可能受冻感冒。我摘一点野芥菜后再回去。芥菜长在油菜地里,高矮错落,我剖费了一番功夫,才采了一大把。

采回的芥菜摘去枯叶,洗净,焯水后挤干水分切碎。腊肉薄片下锅,煸出油,下入蒜片,将切碎的芥菜倒入翻炒,略加薄盐出锅,芥菜鲜香,不是辣和本味。

芥菜,我们本地叫盖菜、辣菜。父亲腌了不少辣菜,就是雪里红,将芥菜略加晾晒,切碎后与盐一起揉出水,去除辣呼气,挤去水分,装罐保存。吃时洗净和腊肉丁、豆干一起翻炒,一盘简单的下饭小菜就出来了。如果红烧鲫鱼,加入雪里红,特别鲜香。袁枚《随园食单》“冬芥名雪里红。一法整腌,以淡为佳;一法取心风干,斩碎,腌入瓶中,熟后杂鱼羹中,极鲜。或用醋煨,入锅中作辣菜亦可同,煮鳗、煮鲫鱼最佳。”

袁枚《随园食单》里还有:“腌芥晒干,斩之碎极,蒸而食之,号“芝麻菜”。老人所宜。”

冬去春来,芥菜起苔。取芥菜心风干,取梗淡腌,晒干,加酒、加糖、加秋油,拌后再蒸之,风干入瓶。滋味醇厚,袁枚称之为香干菜。

《救荒本草》记载“人家园圃中亦种之,苗初地生,后撺葶,叶似芥菜叶,但小而有毛,涩茎叶,稍头开淡黄花,结小尖角儿。叶味辛辣,救饥采苗叶,熟水浸淘,去涩味。油盐调食生焯过腌食亦可”

芥菜有辛辣气,如果不焯水,生吃就有一种苦涩味,在荒野自然生长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也许辛辣正是芥菜生存的保护色。

人生有许多时候,自以为是。年轻时意气风发,挥斥方遒,自以为未来的人生很精彩,走过很多很多的路,累了,歇下来,才发现一切都是原点,终身都会有走不完的目标。细想一想,其实最美的时候就是行路时的风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今虽不发达,但也不是穷到独善其身的地步,身心至此,又何尝想到济鳏观寡之事。

芥菜虽给了自己保护的能力,却也燃烧自我,救荒时释放了自我的能力。从这个角度上看,每一种野菜都是上天派来拯救人世间的天使。而我们身在人世间,是否也能自救呢?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