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榆树叶子骨头丸

在我家的老宅子的下面沟坎里,曾经有几棵几人才能合抱一字排开的榆树,榆树的皮干裂,像饱经风霜的老人的褶皱的脸皮。榆树的树干高大耸入云霄,树与树之间的树冠枝柯相互交错如蜘蛛网一样,遮蔽天日。

老榆树那么粗壮,听说是爷爷的爷爷种下的,到我这一代乘凉,应该有百余年的历史吧,先祖们一个个离去,可是他们栽的树还在。他们没有享受,我们后辈们享受了。

我出生于那岁月“干瘪”的年代,因为有几棵大榆树的存在,我们家倒也显得“富足”。我无法知道这几棵老榆树的最古老的故事,仅仅零星听老人说过,这几棵榆树像是我们祖辈的“救命恩人”。最早上溯到清代,清代发生了一场洪灾,平地起水,汪洋一片,灾后到处荒凉,饥民遍野。我们村的人,在洪灾那段日子里,个个面部都饿得蜡黄。我的祖辈,因为有这几棵榆树的原因,竟然渡过饥饿劫难。这几棵榆树像天然的食品加工厂,在荒年的时候,我的祖辈们依靠吃榆树的“叶子”,解决饥饿问题。

我对于榆树的叶子,还是有着很深的情感。“干瘪”的年代,人人的生活几乎是扎紧裤腰带,也许手工劳作,农业技术的不发达,造成地里的生产的粮食不够解决温饱的原因。人们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吃的。能省、尽省,挖野菜、采摘野果、乞讨等。物尽其省,比如骨头丸子,人们吃肉剩下的骨头,也要用斧头砸成稀烂,然后和上面,用手搅拌在一起,油炸烹煮,也是上等的好菜,也不浪费。虽然现在没人吃骨头丸子,骨头都被扔进了垃圾桶,其实,我倒觉得骨头确实营养还是很丰富的,吃起来虽然有点茬口,味道还是浓香鲜美。榆树的叶子也是最好的食物,榆树的叶子在我们当地被叫着“榆钱”。我的父亲常常采摘新鲜的“榆钱”,洗净沥干。不过,“榆钱”上有许多虫子,我母亲就把“榆钱”放在撒上一把盐水里浸泡数分钟时间,那些虫子纷纷掉落在盐水中,这样就除尽了虫子,捞出再用清水反复冲洗,切碎上调料,盐、香醋、酱油、葱花拌面。“榆钱”还可以做成馅,包饺子、包馒头都可以,与其他青菜混在一起上油青炒都可以,味道清爽鲜嫩。我虽然不是美食家,仅凭着一点记忆的印象,应该是这样吃“榆钱”的,我那时还小,是不会做饭的,是我的母亲做的“榆钱”饭。家里断粮食的时候,榆树的叶子,的确帮了我家温饱的大忙。一些村上的邻居们也会到我家的大榆树上采摘“榆钱”,弄回家做饭做菜。

我那时喜爱攀爬榆树,时不时爬上榆树采摘榆树的叶子,有时候把大榆树的树枝折断,放到地上采摘榆树的叶子。喝着榆树叶香汤水,饥肠辘辘的肚子也就消停了咕噜噜的翻江倒海声。在当时,榆树的叶子算得上自产自消的“粮食”吧,不需要人工施肥,天然长成的美食。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没人去拿榆树的叶子充饥,或斧子砸碎的骨细颗粒做成的骨丸子当饭吃。许多年没吃到这样的美食了,现在这些农村人曾经的发明的美食,手艺似乎已经失传。

后来,由于土地资源的重新分配,我家的几棵生长百年的大榆树被砍伐,生长榆树的土地,也成为了别的承包土地人的庄稼地。每每想到吃“榆钱”“骨头丸子”的“干瘪”年代,我回家的时候,还会去看一看那生长榆树的地块,心中总是有着无限的酸楚。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