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北方的故乡

我终于回到了从未到过的故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北方成了我无数次向往的边地,草原也成了我魂牵梦萦的故乡。明明从小在南方长大,从未接触过北方的人、北方的景,没有北方的经历,却有北方的记忆。

从前读海子的诗: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不知怎的一种巨大的怅惘的乡愁狠狠击中了我,让我辗转反侧,心不知归处。我萌生了强烈的“回到故乡”的念头,我想要去草原看看,去我从未到过的故乡看看。

今年八月,我到了呼伦贝尔。

说不清楚从海拉尔站下车时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只感到莫名的怯意和隐隐的兴奋。我看到湛蓝湛蓝的天空,薄薄的一层云片,和延伸到远方的远方。空气里带着丝丝凝滞的清凉,阳光把大部分灰尘都过滤掉了,远处清真建筑的彩色琉璃窗显得格外明亮而耀眼。

我们沿着边防公路一路向北。小车在空旷的公路上疾驰,海拉尔城区的建筑逐渐消失不见,路旁的灌木丛也在飞快倒退。天地突然一空,我们像是跃入了另一个时空。看啊,大片大片的绿色海洋向我奔来了!它翻滚着,咆哮着,舒展着,极力向我展示着它的宽阔与广博。天边大朵大朵的白云似有千万斤重,沉甸甸的,将要垂到草原上了,向地面投下一片黑暗。我的心像是飞上了很高很高的高空,俯瞰着这绿色、白色、蓝色的天地,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畅意,我几乎要喊出来了,

车保持着轻快的速度不断绵延,爬上了一个高高的山坡。翻过这座小山,眼前的景色换了一轮光景。触目可及的是漫无边际的麦田,金黄色缀着饱满颗粒的麦穗,在灿灿的阳光下闪着光。我大声呼喊,风带着我的快乐吹过麦田,层层麦浪泛起海一般的波纹。我张着酸涩的眼睛努力去看,想要把金色的记忆装进心里,并且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不要忘记!”这时我终于明白诗人的诗情是如何感发于心而诉诸于情,“然则屈平所以能洞监《风》《骚》之情者,抑亦江山之助乎!”绵绵辞意,不及风景之万一。

听说黑山头的落日惊艳绝伦,我们于是决定去看落日。我看过那么多次江南余晖,我爱着它的肃穆和沉寂,是进入暮色前的最后一点光耀。我想象中的草原日暮应是苍茫而阔大的,至少也有点儿“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的气势。

然而我们最终还是没有看到落日。赶到黑山头时已经暮色微沉,天边的彩色锦缎正在袅袅娜娜地退场。我于是跑起来,狂奔,一口气冲上最高的山头,不死心地再看一眼沉入云层的金色圆球。这时观景的人已经少了,骑马游玩的人也渐渐退去,我仔细听风的声音,感受草原别样的落寞和静穆。夕阳沉下去的天边像是打翻了台上老君的炼丹炉,又像是女娲用五彩石补过的那片天,仿佛一幅厚重的、昏沉的油彩画。我真是太爱山脚下曲折蜿蜒的额尔古纳河,它就那样乖巧而又安静地躺着草原上,河面广博而又慈和地包容着这里的天空、白云、晚霞、飞鸟,还有来来往往的像我这样的外乡人。

我们从山坡上跑下,满山地狂奔,像一匹真正的骏马那样,自由地奔腾。澎湃的激情在我的胸膛里翻涌,几乎要溢出来。我从未如此感到自己双腿的矫健,我听到草原的每一块石头、每一缕风都在为我呼喊。我拼劲全力奔跑在草原的怀抱里,我要把肺里的空气挤干净,直到大脑缺氧,汗水浸湿衣裳;我要在这广袤的天地尽情流泪,让泪水流入那条流淌着的河流,留在草原深处;我要努力记住草原起伏的、柔和的轮廓和前所未有的欢畅与感动。我终于流着泪回到了故乡,回到了梦中的草原。

草原的月亮很大,很亮,它载着北方的思念一路随我回到了南方。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