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徒步山林间

以前听同学讲述为欣赏无限风光,独自一人徒步穿越雪域高原,不免有些艳羡。作为一个对旅游极为感性的人,有时也想着去徒步穿越或者骑车自助游览一番,不过大多因各种原因,迟迟没有付诸行动。三月的一个周末,偶然从脑海中冒出的念头使得这份想法终于成行。

这次原本只是选择游览“长堰塘”梨花村。梨花村距离矿区十五余里,在当地颇有名气,又恰值梨花烂漫的季节。出发时,天气不算好,前一晚下了场雨,草丛间夹杂着雨滴,空气中散布着一道浓雾,乡间的道路也是泥泞不堪。好不容易抵达梨花村,极目望去,结果让人失望,梨花尚未完全开放,估计还有一周光景才会绽放枝头。 梨花村附近埋着婆婆的坟。坟前的樱桃树又长个了,坟角也冒出了一支小梨树,枝头上的花蕾含苞欲放。“年年岁岁花相识,岁岁年年人不同”,小树终有一天会长成大树,我也一天天老去,终有一天也将化为尘土。在坟前呆了半晌,默默的叨唠了几句,以寄托哀思。

梨花虽没看到,为打发一天剩余的闲暇时间,于是转念打起从长堰塘徒步穿越叶沟、望台、猫耳寨和磨盘沟,返回矿区的大胆想法。行随意动,徒步之行开始。 沿途的小水塘青绿如镜,鱼翔潜底,偶尔从水底浮起一串水泡,激起阵阵涟漪。水田间的蝌蚪轻快的摆动着尾巴四处游走,像一个个快乐的音符。不时从草丛中跳跃出一只只小鸟,那轻快的身影,让人眼前一亮。路边含苞待放的桃花像害羞的姑娘,叫人心生怜爱。而田野里大片盛开的油菜花,则让人不得不被这蔚为壮观的金色海洋所折服。微风吹过,阵阵油菜花香扑鼻而来,浓郁的芬芳令人陶醉。

行进途中,道路两旁雄奇险俊的穹窿山地风貌一览无遗,不时偶遇一些巨大的怪石,或似蛇头一般突兀于山崖峭壁之间,或似飞来石一般立于山巅之上。各种奇形百怪的山洞镶嵌于绝壁之上,不免让人探索里面是否住着什么珍稀野生动物,不过终未看到,倒是那不知名的杂草和杂树盘根错节其间,让人感叹生命力的顽强。

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来到望台。望台为地区林业部门为及时发现森林火情,保护林木而修筑的两层楼砖墙式观望台。立于山顶上的望台多年未让人管理,已经显得破败不堪,楼层摇摇欲坠。本欲登高振臂一呼,切身感受陈子昂写就幽州台歌的深远意境,聊发少年狂独创一篇登望台赋,可惜楼顶已然密闭,不能到达顶层。四周的松木高耸挺拔,也不能够做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遥望历史的长河落日,想那昏庸无道的周幽王为搏美人倾城一笑,烽火戏诸侯,导致王朝的覆灭,不由得让人发自内心深刻反思。风起云落,历史变迁,望台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只是作为岁月的痕迹,立于山顶之上,静静的倾听万古不变的松涛阵阵,幽寂地感受着清风明月的洗礼。

告别望台的清郁,日落时分,来到猫耳寨。此处过去是一座山寨,筑于一座山顶之上,周边是悬崖峭壁,远远望之,形似猫耳状,故山寨以此为名。据说解放前,那里盘踞着一群耍大刀的土匪,后被解放军攻克剿灭,山寨随之土崩瓦解。如今的猫耳寨早无土匪窝的景象,不过山寨前砌筑的一道石门依稀可见,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现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庙,摆了几尊佛像,接受周边虔诚民众的朝拜。或许,世间万事皆有注定,“一恶一善,一正一反”。

面对周边的地势,细看深思一番,也只有如泰山“挑夫”般肩挑背扛才能将食品带上山来,由此可见此地民风纯朴。听着庙里师傅的说道,虽自个不拜菩萨,但此时也破了列,怀着虔诚的心态捐了点钱以作功德。 天色渐晚,不得已只好打道回府。回到家,看罢时间,将近九点,全身疲惫不堪,臭汗淋漓。估计这一程走下来,至少四十余里。 徒步者,看似自讨苦吃,然则“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徒步之乐,在于穿行于天地万物,山水其中。这既是对意志力和耐力的磨练,也是探索未知好奇世界,寄情抒怀的品味消遣。要真正欣赏到这边独好的风景,真正认识自身,体会人生,没有过人的勇气,非凡的胆识和气魄,难以抵达终点。 生命中开向春天的地铁已经启动,在快速前进的同时,我将把徒步作为人生探索思考的一种选择,不断坚持,直到终点。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