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训心得

一分之差

2007年,年近四旬且为一介企业工人的我参加了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总分392,英语仅49分,而当年外语线是50分。一分之差,即将与研究生失之交臂。我联系了青海民族学院(2009年升格为大学)研招办,他们提供了导师胡安良先生的电话。拨通电话,我不顾一切地诉说自己的状况,电话那头一位老人平和的语气抚慰了痴情学子的焦躁不安。他说,老师理解学生求学心切,鉴于你专业课接近满分(147),仅仅是英语差一分,按照规定是可以申请“破格”的,只能帮你试试。成与不成,两可之间。不必欢喜不必忧,望静候通知。

与胡先生的第一次沟通交流就是以电话为媒介的。他给我的感觉是慈祥温和,善解人意,给人信任,也让我把最后一根稻草系在了“破格”上。

此后,通知、复试、入学一切顺风顺水。那时,我才知道胡先生已年逾古稀,是返聘导师。入学第一天,我到研究生部报到,一位年轻的干事瞧了瞧我的签名,又看了看我,说:“你就是杨启鲁?胡先生为你破格的事,在东、西校之间奔跑了好多次啊!”当时,我的心躁动不安了:破格很复杂吗?胡先生为我奔波,我竟全然不知,并想当然地认为这是研招办分内之事。一股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一分,也许在日常评分中微不足道,但在高考或考研中“一分干掉千人”的神话早已变成了现实。对我而言,一分,俨然矗立于研究生门槛之外的太行王屋,是胡先生把我这个具有十七年工龄的企业一线工人引上了高原之巅、拽进了民族大学。

其实,胡先生教书育人六十载,嘉惠后学例成山。我“一分之差”的人生故事只是胡先生普照桃李万千光芒中不足挂齿的那一缕。涸泽之鱼,滴水足矣。黑暗隙光,膜拜至虔。在胡先生的精心呵护下,优秀毕业论文、青海省优秀研究生、中国社会语言学学术论文三等奖等接踵而至。十几年来,“一分之差”一直镌刻心中,且坚如磐石,日益清晰。与其说我在为“一分”人生救赎,倒不如说是师恩对灵魂的浇注。

今年伊始,胡先生遗世鹤游。愿驾乘老庄逸风,尽情遨游苍穹!

内涵段子 幽默笑话 故事大全 头条新闻